意大利建筑大师伦佐·皮亚诺(Renzo Piano)

伦佐?皮亚诺(Renzo Piano)

    伦佐?皮亚诺(Renzo Piano)于1937年9月14日出生于意大利热那亚(Genoa)一个建筑商世家,皮亚诺的祖父、父亲、四位叔伯和一个兄弟都是建筑商人,当他还是个小男孩时,就爱在工地上攀来爬去,对沙石神奇地变成房屋与桥梁惊诧不已。由于整日泡在建筑工人中间,他对建筑艺术与材料的崇敬与日俱增。1964年,皮亚诺从米兰科技大学获得建筑学学位,开始了他永久性的建筑师职业生涯。他先是受雇于费城的路易斯?康工作室、伦敦的马考斯基工作室,其后在热那亚建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在那里,他开始了一系列试验性的设计:炼油厂、展览馆的陈列厅、多功能医院等等。尽管皮亚诺深受多位建筑大师作品的影响,但自出道之日起,他就特立独行,决不墨守成规、拾人牙慧,并且始终偏爱开放式设计与自然光的效果。
 
    1969年,皮亚诺得到了第一个重要的设计项目:位于日本大阪的工业亭。这个设计吸引了许多赞赏的目光,包括一位出生于法国、说着英语的年轻建筑师理查德?罗杰斯。他们发现彼此有许多的共同点。
 
    1971年,一个工程商建议皮亚诺与罗杰斯合作参加巴黎的蓬皮杜中心国际竞赛,他们最终赢得了这个竞赛。活泼靓丽、五彩缤纷的通道,加上晶莹透明、蜿蜒曲折的电梯,使得蓬皮杜中心成了巴黎公认的标志性建筑之一。自蓬皮杜项目之后,皮亚诺以他层层叠叠的建筑图纸营造了世界性的声誉,日本、德国、意大利和法国都有他大胆的商业性和公共建设项目,他设计的博物馆更是让人望尘莫及。
 
    1977年,皮亚诺开始与结构工程师彼得?雷斯合作,并成立了皮亚诺&雷斯设计事务所。1980年以后,他的事务所改称为伦佐?皮亚诺建筑工作室,并在巴黎和热那亚设立常驻办公机构。
 
    因为休斯顿menil博物馆和瑞士巴塞尔附近的贝耶勒基金会博物馆,人们对皮亚诺的赞誉之声不绝于耳。他用关西机场美妙绝伦的候机楼装点日本大阪湾的一座人工岛。他还在新喀里多尼亚的努美阿建造了一所高耸入云的木棚状文化中心。在那里,通过煞费苦心地了解当地的习俗、信仰与审美情趣,他赢得了对西方殖民控制戒心重重的土著长老们的支持。
 
    皮亚诺注重建筑艺术、技术以及建筑周围环境的结合。他的建筑思想严谨而抒情,在对传统的继承和改造方面,大胆创新勇于突破。皮亚诺用现代主义的表现手法实现了先辈大师如达?芬奇、米开朗基罗同样深远的理想―人、建筑和环境完美的和谐,并以热诚的态度关注着建筑的可居住性与可持续发展性。

    皮亚诺的作品范围惊人,从博物馆、教堂到酒店、写字楼、住宅、影剧院、音乐厅及空港和大桥。在他的作品中,广泛地体现着各种技术、材料和各种思维方式的碰撞,这些活跃的散点式的思维方式是一个真正具有洞察力的大师和他所率领的团队奉献给全人类的礼物。
 
    正如为皮亚诺撰写了卷帙浩繁的生平传记的作家皮特?布坎南所言,皮亚诺的伟大之处在于,他的建筑作品没有一个固定的模式。与其他建筑师一望即知的建筑模式不同,皮亚诺作品的识别标志是它们没有识别标志。皮亚诺本人对于那些排斥教条和主义的年轻建筑师们来讲是一个榜样和激励,他的作品没有浮夸的表情,透露出稀有而温暖的人文精神,执着地关心着天空、大地和人的内心,在现在这种一味张扬个性、标榜自我的大潮流下显得冷静而清醒。
 
    在白宫举行的普利策奖颁奖晚会上,皮亚诺说道:“你可以不去读糟糕的书,也可以不去听糟糕的音乐,但你不能不天天去面对你家门前丑陋不堪的高楼大厦。1945年战后重建的奇迹开始时,我正好7岁。当时的社会打着发展和现代化的旗号,说了并做了许多极其愚蠢的事。但对我们这一代人来说,‘发展’一词确实意味着某些东西。我们在一年年的时光流逝中渐渐远离了战争的恐惧,我属于终其一生不断尝试新方法的那一代人,什么清规戒律、条条框框都不放在眼里,我们喜欢推倒一切重来,不断地冒险,也不断地犯错误。
 
    但同时,我们也热爱我们的过去。所以,一方面我们对过去充满了感激,另一方面又对未来的尝试与探险充满了热情。因此我们乘风破浪,永无止息地超越过去。”
 
    从业三十余年的皮亚诺,巴黎马莱区的工作室让他体会到活跃的社会生活,感受社会前进的脉搏,而在他的家乡热那亚,有他的童年和梦想,那里是他理想的起点和源泉。那个坐落在大海与山岩之间有着蝴蝶翅膀般屋顶的半岩半船形工作室,是他心灵宁静的港湾。他的设计生活,在热闹与安静之间、严谨与写意之间、理性与情感之间交替游弋。

附:伦佐?皮亚诺(Renzo Piano)作品

【设计之家 原创文章 投稿邮箱:tougao@sj33.cn】

相关文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