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世界的使命!ASANA设计师MICAH DAIGLE专访

作者:佚名 来源:网络 时间:2014-10-12 标签: 专访

作为Facebook旗下最火最有影响力的协作和项目管理平台,Asana绝对是一家小而美的神奇公司。Bridge曾经采访过Asana的设计师ANDREW WATTERSON,今天我们采访的Asana的产品设计师Micah Daigle,深入了解一下这家倡导“群体范式”的公司,是如何借助设计改变世界的。

Micah,你好,感谢接受采访!能否简单介绍一下Asana的功用,以及你在Asana 团队中的角色?

当然可以。本质上,Asana是一组为团队协作而生的智能任务分享和管理平台。在Asana上,每个团队成员都可以清晰的了解其他人在做什么,这比起用一大堆邮件来分配任务来的更加高效透明。我们的公司致力于通过设计和产品对世界产生积极的影响,我们认为,要做到这一点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人们能够通过我们提供的工具轻松地进行协作。

目前,我所在的内部团队由7人组成,正在完善一系列的新功能和特性,并正在对web版的APP进行重新设计。


加入Asana之前,你相当一部分时间都投入到政治事业上。在你看来,对于一个致力于改变世界的设计师而言,这样的工作经验和背景有多重要?

其实,从广泛意义上来说,设计就是寻找这个世界上破碎和损毁的地方,然后思考如何修复它。我们的工作是帮助大家找到产生摩擦、无法接驳的地方,缓解它们。在来Asana之前,我专注于发现那些引起社会矛盾和摩擦的政策和规范,它们让许多特定的人群生活陷入困境。在我看来,和很多其他的设计一样,设计和改变是始于同感和共鸣——从感受痛楚开始。之前的工作经验让我深刻地认识到这一点,也让我学到了如何在一个系统中找到漏洞和不协调的地方然后修复它。设计是一个广泛的领域,作为一门学科,它并不局限于屏幕之上的像素和笔触之下的色彩。

不论如何,最后我离开了政治圈子,搬到了旧金山,开始新的生活。当我来到这里之后,才发现许多企业家和活动家和我一样,有着相似的心态和经历。比起在传统的生活道路上前进,他们更愿意将大量的时间和经历投入到更有意义的事业中去:修补这个千疮百孔的世界。企业家和活动家是一体两面的,前者创造资源和财富,后者将这一切用来改变一些事情,改变世界。


你认为设计能否真正改变这个世界?

毫无疑问,设计能改变世界,也正在改变世界,但是我们依然需要考量这种改变是否更好。一个设计方案可能会解决一个问题,但是同时它也可能带来更多未曾预见到的风险。当我们研发Asana的时候,碰到过类似的情形。举个例子,我们试图利用Asana来替代Email,以解决Email过载的问题,可是如何保证Asana的任务列表不会过载呢?改变是一件美妙的事情,但是作为改变者,我们需要弄清楚这些改变是否会适得其反。


当你为Asana增加新功能的时候,整个过程是怎样的?

每一个项目都始于一系列的目标和假设。为了解决用户所面临的问题,我会根据我的设计直觉提出解决方案,借助统计和研发团队所提供的硬数据,我在来验证方案的可行性。而这种方法的可靠程度还得看目标所牵涉的领域有多大。作为成长团队,我们的目标是提高产品的使用率,并且这些新功能在最初阶段还是极具实验性的。通常,我们会假设“如果我们的采用X方案让Y功能更易用,用户会更多地使用我们的产品”,然后我们会采用一系列的实验来验证假设,并搜集数据。在最终完成某个新功能之前,这个过程会循环往复。


“我印象中最成功的人,能将艰难困苦转化为经验教训,并以此为基础创造未来。”

对于一些明显很重要的功能,我们倾向于认为用户需要这样的功能,并且相应的测试通常用来验证这一功能的细节,而非功能本身。为此,在设计和迭代之前,我们会进行大量的用户调研并获取反馈。在工程师用代码实现设计之后,我们会进行抽样测试,确保功能的可靠性,然后投放给测试用户,并收取进一步的反馈。当这一功能完全调校好了之后,就正式发布了!


那么InVision是如何融入你们的设计过程的呢?

对于InVision,最令我着迷的地方在于它可以制作动态可交互的视觉稿(Mockup)。最近,我在设计注册界面的时候常常会使用InVision来优化优化用户体验。当用户在注册Asana的时候,其实是有一个决策树的,用户因选择不同的工作区而引导到不同的结果,这一个流程的动态视觉稿就是用InVision做的,非常方便。


你如何定义成功?你觉得自己有没有寻找到成功之路?

生命本身就是奇迹,就是最成功的存在——生命的智慧让我们懂得如何改造世界,如何消弭危险,如何茁壮成长。一部分生命的死亡为另一部分生命的成长孕育了契机,优胜劣汰和平衡共存同时存在于地球的生物体系中。同时,生命的强大程度也是有限的,当外在影响足够大的时候,生命也会大规模死亡,但是地球的生命系统已经学会如何应对这种规模的影响。死亡,也成为了一种促进生命进化的力量。

这令我获得启发。成功的人通常都明白如何将痛苦转化成力量。我印象中最成功的人,能将艰难困苦转化为经验教训,并以此为基础创造未来。


你觉得技术和设计的未来在哪里?

技术和设计的未来就潜藏在今天的科技行业中。通常,我们可以将科技从业者们分成两种不同的范式,“自我范式”和“群体范式”。那些“自我范式”者渴望尽可能获得更多的金钱和权利,你看硅谷的创业者们,其中很多就是通过创造企业来套现,他们讨论的许多东西并不真实,那是实实在在的科技泡沫啊。但是“群体范式”则不一样。在这群人的眼中,金钱是火箭燃料——是达成目的的手段,而他们的目标通常是开创某个领域,提升某个行业,或者创造某种不同凡响的产品,我认为这才是科技和设计的未来。

在科技驱动的未来世界中,越来越多的地方会自动化,并且让人们失去工作。但是科技并不是这么用的,它应该将人们从工作中解放出来而非驱除,让追求他们真正喜欢的事情。作为创新者,我们并不能为了创新而创新,而应该为了这个世界更美好作为创新的出发点。不过,在今天的经济结构中,这种理想的状况无法存在,每个人都需要工作来支撑生活。


在寻求未来的道路上,你觉得设计师应该具备什么样的技能和素质?

我觉得设计师应该认识到一个问题:设计的疆域远不止于显示器屏幕。你可以用设计来探索世界,影响世界。越来越多的系统和产品正在被重新设计,在适应和改变这个世界。作为设计师,我们需要自省,需要常常审视自己的设计是否真的让这个世界更好。我们是否在创造一个自己喜欢的世界?

此刻,设计正在改变世界。人们开始意识到体验就是一切,如果你想为用户带来良好的用户体验,那么你需要了解什么样的体验能够修复这个世界上的鸿沟,怎样用体验搭建起桥梁。不要浪费这样的机会!

 

“在我看来,和很多其他的设计一样,设计和改变是始于同感和共鸣——从感受痛楚开始。”

“设计是一个广泛的领域,作为一门学科,它并不局限于屏幕之上的像素和笔触之下的色彩。”

“比起在传统的生活道路上前进,他们更愿意将大量的时间和经历投入到更有意义的事业中去:修补这个千疮百孔的世界。”


“一个设计方案可能会解决一个问题,但是同时它也可能带来更多未曾预见到的风险。”


“每一个项目都始于一系列的目标和假设。”


“作为设计师,我们需要自省,需要常常审视自己的设计是否真的让这个世界更好。我们是否在创造一个自己喜欢的世界?”
...

 

改变世界的使命!ASANA设计师MICAH DAIGLE专访

改变世界的使命!ASANA设计师MICAH DAIGLE专访

改变世界的使命!ASANA设计师MICAH DAIGLE专访

改变世界的使命!ASANA设计师MICAH DAIGLE专访

改变世界的使命!ASANA设计师MICAH DAIGLE专访

改变世界的使命!ASANA设计师MICAH DAIGLE专访

改变世界的使命!ASANA设计师MICAH DAIGLE专访

改变世界的使命!ASANA设计师MICAH DAIGLE专访

改变世界的使命!ASANA设计师MICAH DAIGLE专访

改变世界的使命!ASANA设计师MICAH DAIGLE专访

改变世界的使命!ASANA设计师MICAH DAIGLE专访

改变世界的使命!ASANA设计师MICAH DAIGLE专访

改变世界的使命!ASANA设计师MICAH DAIGLE专访

改变世界的使命!ASANA设计师MICAH DAIGLE专访

【设计之家 原创文章 投稿邮箱:tougao@sj33.cn】

随机推荐